搜鱼网

我钓鱼时常遇到的那位高手老黄,钓法出其不意

台钓入门   104阅读  

可以说,关于野钓大获丰收的文章在钓鱼网上并不鲜见,而现实生活中,如果有谁能在自然水域里钓上来一条几斤重的野生鱼,可能就会成为当地钓鱼人传播的新闻,有着悠久垂钓历史的松花江哈尔滨江段就曾经出现过这种状况。

我钓鱼时常遇到的那位高手老黄,钓法出其不意

2006年夏初,由于上游干旱,靠近松花江南岸的主航道瘦成窄窄的一条,江中心直达北岸裸露出的大片的江底。

江里的鱼本来就不多,此时就更难钓了。

我怀着无鱼可钓、不去钓鱼又“闹心”的矛盾心理,又一次踏上松花江北岸。

公路大桥西侧有一条连着主航道的江汊,此时已经和大江断开,成了一条死水,好在江汊长,中间的水又深,还存留了一些鱼,因而聚集了一些无处施钓的钓鱼人。

我刚走到钓点,就听人说,前边陡坡下出了一条3斤多重的江鲤鱼。我想探个虚实,立刻骑车前往,转眼就到了地方。

我走到近前一看,真没有想到,陡坡下钓到鲤鱼的人竟是有过两面之缘的老黄!

我钓鱼时常遇到的那位高手老黄,钓法出其不意

那还是2002年的夏季。我工作的宾馆经济效益滑坡,每月发半薪,干一天休一天。

由于经济条件使然,我由以前的鱼池钓转为江钓(上世纪90年代后,松花江几乎无鱼可钓,当地渔民都收起了网具。松花江北岸应时涌现了许多论天收费放钓鱼池,钓一天10元至20元不等),轮到我休息就去离家不远的这条静水江汊挥竿聊以自慰。

每到双休日,在这里钓抛竿、手竿的人能断断续续地排出二里地,平日里人就少多了,我基本躲开公休日。

大江边和放钓鱼池迥然不同,很难钓到上斤重的鱼,鲫鱼也不多,多以白鲦、小麦穗、葫芦子这些小杂鱼解闷。

相比较而言,我钓得还算不错,常常能钓到几条别人羡慕的鲫鱼,引得左右的钓鱼人羡慕不已。

其实,我钓得好时也仅仅够一盘晚上的下酒菜,多数情况——临走时无奈地把鱼护里的鱼又倒回水里,因为不够粘锅底的,可见当年的江鱼有多难钓。

这天清早,我刚在水边坐稳,来了一个骑助力车的钓鱼人。他身材瘦高,60岁左右的年纪,晒得不算太黑,他就是老黄。

他放好车,站在水边迟疑了片刻,在我左侧不到两米远的地方撂下渔具包,有点不好意思地对我说:“离你有点近了,我昨天就在这个位置上钓的,钓得还行。”

在大江边钓鱼不比鱼池,地方宽绰彼此离得都比较远,离得太近,甩竿时自然不那么方便,听他这么一说,先前的不快也就化解了。我笑着说:“没关系,都是为了玩儿,近了说话方便。”

他继续解释说:“这一片就属咱俩这个位置水深,偏一偏就没戏了!”

我表示理解。

我钓鱼时常遇到的那位高手老黄,钓法出其不意

他下好三把竿后,掏出一团已经干壳的大饼子,用手捏碎,简单地撒了撒窝儿。

他把揉好的新大饼子团包住铅坠当引饵,钓饵是细蚯蚓和单个红虫,竿长在3.6米和4.5米之间,钓点的水深和我这儿基本相同,都在1.7米上下。

我没买蚯蚓,也用不惯红虫,入伏以来一直很自信地用自己调制的玉米面大饼子团。

我开始上鱼了,陆续钓了几条小鲫鱼后浮标就不动了,他一直没开张。我心里想,这个季节鲫鱼还是爱吃面食,天亮后是上鲫鱼的最佳时间,今早也就这样了。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胸有成竹地说:“不用急。眼看立秋了,早晚凉了,昨夜下了一场雨,现在刮的又是东北风,水温有点儿低,水温上来后一定错不了。”

他两眼观望着静默在水面的浮标,细微的口哨声不时地从他齿缝里流出来,丝丝入耳的哨音立时把我听呆了,真难以置信,这么美妙的声音竟是从一位60多岁的钓鱼人嘴里发出来的!

我钓鱼时常遇到的那位高手老黄,钓法出其不意

《军港之夜》曲终后,世界名曲《罗密欧与朱丽叶》又传入耳鼓,我正沉浸在优美略带忧伤的旋律中,哨声却戛然而止。

可能是鱼不咬钩吧,他这时对我打开了话匣子,此刻我更渴望继续聆听他那婉转流畅丝丝入耳的哨音。

他自我介绍说,他在松花江钓了大半辈子的鱼,对松花江这一地带的地形、水情、鱼情都很熟悉。

什么时候出鱼,哪个地方出鱼,出什么鱼,心里得有数。

出鱼的时候就抓紧时间过把瘾,不出鱼的时候就好好在家歇着。钓鱼也要拿得起来,放得下,要钓就钓出个样来儿,要歇就歇个塌实。

不出鱼时,就是用八抬大轿抬他,他都不会来。

我还是第一次从一个钓鱼人嘴里听到这些。

听口哨,感觉他是一个感情细腻有文化素养的人,听他唠嗑,又觉得他似乎更像一个专业的猎鱼高手。

我钓鱼时常遇到的那位高手老黄,钓法出其不意

六点钟过后,鲫鱼断断续续开口了。钓到八九点钟时,也不知道是从哪里钻出来那么多的鲫鱼,轮番猛咬他的那三把竿。

与之相比,我这两把竿就消停多了。

看他从容有序地拎着一条条白白净净的江鲫鱼,我的眼睛不由大睁,这种撩人的场面还从未在大江边出现过呢!我这时才想起问他:“你昨天钓了多少?”

他很随意地说:“能有六七斤吧!”

这话如果放在他刚来时说,我会当作笑话听,而现在,我不能不信。我赞叹道:“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在大江能钓上这么多的鲫鱼!”

他却有些不屑地说:“这算啥,净是些小鲫瓜壳子,换成过去都不好意思钓!”

鱼咬钩高峰一过,他用湿毛巾擦了擦脖脸,向我讲起了他的钓鱼经验。

他说:“现在鱼少是不假,但得看你怎么钓。鱼少,就得想法子找鱼钓,就得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能窝住鱼,大约能钓几天。5月中旬,就在那儿,”他用手一指东边离这儿不远的专用码头,“我用五米四手竿挂大饼子蛋钓上来一条8斤2两的罗锅鲤!那几天,天天都能碰上二三斤的鲤鱼,最多的一天我钓了三条,最大的一条差一点儿就4斤!你现在再去那儿钓,可能连个鲤鱼毛都见不着了,这就叫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我钓鱼时常遇到的那位高手老黄,钓法出其不意

码头有人钓出一条大鲤鱼的事儿我也有过耳闻,没想到那人就是眼前的他!

他见我一脸认真地听着,继续说:“说句实在话,在大江里钓鱼,不知水情,不看节气,不晓得鱼性,就是蛮钓!大江不出鱼时,偏偏有许多人带着家什出来了,就算是钓技再高,钓饵再对路,水里没鱼,还不是傻老婆等呆汉子啊!”

说完,目光灼灼地看着我。

我连连点头,憋不住笑了。

他也跟着笑了。

他说的虽然有一些道理,但许多人出来钓鱼主要是为了到野外放松一下心情,鱼获还在其次,显然在他的心目中获鱼是第一位的,这一点我不敢苟同。

2002年儿子上大学,家里正需要钱,可那几年单位不景气,发薪都困难,多亏了工资收入稳定的妻子,儿子的学费才算有了着落,作为一个堂堂的男子汉能不汗颜吗?

我出来钓鱼一是多年的习惯,二是打发时间,释放心里的郁闷,借钓消愁。

我钓鱼时常遇到的那位高手老黄,钓法出其不意

下午1点后,鱼不咬钩了。

这时,大片的云彩把热辣辣的太阳遮住了,他要趁着这凉快工夫往回走,我也收竿了。

他从水里拎出沉甸甸的网兜鱼护时,我估摸能有五六斤鲫鱼,比我钓的足足多出一倍。

分手时,我俩互道了姓氏,得知他姓黄。

他蛮有把握地对我说:“这个位置,明天还能凑合着钓一天,后天就不好说了。

明天我不来了,你要是有时间就早点来占窝儿,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很可惜,第二天轮到我上班,没能验证他的话。不过,这以后直到深秋,这条江汊再也没出现过鲫鱼频频上钩的盛况。

我钓鱼时常遇到的那位高手老黄,钓法出其不意

我再次遇见老黄时,已是深秋时节。

早晨6点多钟,我来到了一处深水钓点。

地面上的杂草落叶挂了一层白霜,四周空无一人,我例行公事地拿出了钓鱼家什。

熬过了寂寞冷清的两个多小时后,我决定收竿了。

按我的想象,这条江汊里的水很深,5.4米的浮标下水就有两米多深,应该是过冬鱼集群之地。

我知道时间尚早,过一会也许能好点儿,可一见偌大的水边只有我孤零零的一个人,便失去了信心,加上晚上家里来人,我得筹备晚餐,所以决定提前收竿。

我正涮鱼竿架时,老黄骑着助力车来了。

他见我要走,忙说:“别走呀,今天你算来对了,窝子选得也不错!我昨天钓得还行,鲫鱼都是三四两重的!用长竿,面食,大饼子要软一点儿,水温上来后,你就瞧好吧!”

说完,他挨着我坐下了,开始布阵。

我钓鱼时常遇到的那位高手老黄,钓法出其不意

嘿!也真怪了,钓鱼书上说,天热宜用素饵,天凉宜用荤饵,这也是钓鱼人熟知的一般常识,而我遇上老黄这两次,他恰恰与之相悖,伏天用蚯蚓红虫,深秋用大饼子,看来钓鱼的确没有死规矩。

当时市面上还鲜有商品饵,传统面饵就是玉米面大饼子,根据个人的经验和喜好,有在玉米面里掺上一点儿白糖或蜂蜜的,有掺上几滴曲酒或香油的,还有用色素把大饼团染成红色的。

我用的大饼团大多时掺上点儿蜂蜜和几滴香油,有时再洒上几滴白酒。

老黄说,他用的大饼子什么也不掺,江鱼遇到大饼子没有不吃的道理,要是没鱼用什么食儿都是白扯。

我这个人向来爱较真,一种求证的心理驱使我从渔具包里拿出江钓以来一直没用过的七米二鱼竿,钩上依旧一荤一素——地摊上买的蚯蚓和自己调制的大饼团。

我想,即使像老黄说的鲫鱼咬面食,我调制的面食也一定比老黄原味儿的大饼子招鱼。

9点20分左右(三十多年来我一直坚持写钓鱼日记,从未间断),我的浮标微微下顿,提竿中鱼,手感不错,上来一条3两多重的鲫鱼,咬的果然是面食,我不由佩服地望了老黄一眼,同时心里也为自己调制的面食有几分得意。

老黄用两支六米三竿,此时正专心地盯着波浪里的浮标,嘴里不时发出细细的十分悦耳的哨音,给冷寂的岸边增添了几分温馨和活力。

当我钓上第三条鲫鱼之后,老黄才有了鱼情。

他手中的鱼竿弯得很厉害,他仍旧端坐在那里。他没支抄网,我的抄网自从江钓以来就没打开过。

我忙对他说:“别着急,先慢慢遛着,我这就支抄网!”

他说:“不用,鱼不大!”

我钓鱼时常遇到的那位高手老黄,钓法出其不意

鱼被老黄拉到岸边,他抓住鱼线,撂下鱼竿漫不经心地提鱼上岸,把鱼掐在手里,原来是一条六七两重的鲤鱼,难怪竿梢弯得那么厉害。

用手拽线是很容易跑鱼的,他这个钓鱼老手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确切地说是让我感到十分震惊——他从鱼唇上摘下钩,竟然很随意地把鲤鱼扔回了水里!

他转过脸,声音和缓地对我说:“这么大的小鲤拐子吃掉有点儿白瞎了,昨天钓的鲫鱼还养在盆里,不差这一条。”

钓了这么多年鱼,我还是头一次在大江边看到有人把超过半斤的鲤鱼放回水里,不由对他刮目相看,顿时对他多了几分敬重。

当时我还没接触过钓鱼网站,虽然没有留大放小的意识,但由于从小跟着父亲钓鱼,受他影响,钓到小鲤鱼和小鲇鱼还是本能地一概放回水里,若是把六七两重的鲤鱼放生,我想绝大多数钓鱼人做不到,其中也包括自己。原先只以为老黄是多多益善的猎鱼高手,没料到他竟有如此的胸怀,是我错看他了。

不久,老黄又钓上一条鲫鱼,个头比我钓到的那三条都大,足有半斤多重!也真是纳闷了,我的鱼竿比他长,用的面饵比他的精细,可钓上的鲫鱼却比他钓的小,难倒大鲫鱼更喜欢原汁原味的玉米面大饼子?

鱼咬钩的频率虽然不算高,但在这个季节里已实属难得了,我钓得十分专注,也喜出望外。

因为晚上要招待亲戚,中午刚过我就赶紧收竿了。

老黄说,他要多靠一会儿,这是他今年的封竿钓。

我钓了大小十三条鲫鱼,个头儿大的基本咬面食,总共有2斤多鱼。

老黄此时钓了大约八九条鲫鱼,个头普遍比我钓的大,我想3斤都挡不住。

我向老黄告别时,他把鱼护从水里拎上来,放在岸上让我看个真切,似乎向我证明他的判断没有错。

我在心里数了一下,鱼护里的鲫鱼一共十条,最小的也有3两,我心悦诚服地向老黄伸出了大拇指。

我钓的鲫鱼个头虽不如老黄的大,但已心满意足,可以说,是老黄使我的钓鱼日记多了一份秋钓的精彩,同时也给晚餐增添了一道意想不到的待客的美味……

我钓鱼时常遇到的那位高手老黄,钓法出其不意

我钓鱼时常遇到的那位高手老黄,钓法出其不意

一晃,四年的时光匆匆而过,坐在岸边的老黄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这次没有听到他的口哨声。我锁好自行车,下了土坝,朝老黄走去。

当我俩的目光相遇时,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却一言没发,把鱼护从水中提起来,冲我抖了几下,又放回水里。

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这条被传言3斤多的鲤鱼,我看也就2斤多。老黄此刻的神态就好像我们昨天还在一起钓过鱼似的,他语气平静地说:“江水太瘦,今年没出来几趟,这条算是最大的了,有2斤重呀?抽完这支烟我就收拾,等江水涨起来再说吧!”

老黄说得没错,钓鱼也得拿得起,放得下。这次,我破例没打开渔具包,他收拾完,我也跟着回去了……

2008年,松花江下游大顶子山航电枢纽蓄水筑坝发电后,松花江哈尔滨段水位升高5米,一度萎缩的松花江哈尔滨段江阔波平,钓鱼人逐渐摆脱了江里无鱼可钓的窘境。

但愿钓鱼人珍重母亲河的今天,爱惜来之不易的鱼水资源,钓而有度,让我们的子孙后代畅享鱼趣。

我钓鱼时常遇到的那位高手老黄,钓法出其不意

我当年用的面饵

打开搜鱼APP  阅读全文